旧版入口 |  网站地图 |  ENGLISH |  手机版 甘肃农业大学欢迎您!
当前位置: 首页>>学校概况>>校史研究>>正文 校史研究

伏羲堂传奇

2016年09月28日 18:08  |  作者:佚名  |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  点击:[]

小西湖,甘肃农业大学的始发之地。

在这里,诞生了中国第一所独立兽医学院——国立兽医学院;在这里,迎来了我国著名兽医学家和教育家——盛彤笙先生;在这里,培养了一大批在中国兽医事业上有重要影响的优秀人才;在这里,耸立着无数农大学子心目中的圣殿——伏羲堂。伏羲堂作为当时与中山堂、三爱堂、至公堂齐名的兰州著名建筑,是国立兽医学院的核心部分,不论是过去,还是今天,它在甘肃农业大学的发展历史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印记。

 

国立兽医学院标志性建筑伏羲堂

194610月国立兽医学院成立后,因为没有独立校址,第一届学生报名、考试、录取都由兰州大学负责,教师学生上课也在萃英门兰大旧址。因此,早日修建一座集教学、办公、研究为一体的兽医馆,“以最新之黉舍,承起最新之学术”,在盛彤笙心中占有极大的份量。在确定小西湖为校址后,盛彤笙便将全部精力投入学校建设之中,而他为之倾注心血最多的便是伏羲堂。

当时修建学校面临的困难很多,而筹措经费更是重中之重。由于是战争年代,经费短缺,财政部原定给开办费为20亿元法币,迟至第二年3月第一批经费才拨下来,等钱拿到手,法币贬值,物价飞涨,原来买一袋水泥的钱只能买一斤水泥。中标修建的建筑公司“顾虑赔累,梭巡不前”,直至19477月间方才开工。很多建筑材料的进货,靠赊账和借贷。因为经费短缺,被逼得走投无路的盛彤笙,只好利用他与社会上层人士的关系,写信给新疆、宁夏、青海的驻军,甚至提出帮助部队举办兽医培训班,来争取经费和建筑材料。

当年的兰州,经济落后,地产的东西很少,建筑材料如水泥、钢材等,全靠从南方购买运来。1947年,盛彤笙曾在上海购买7吨钢材,转辗拉运到郑州,但因陇海线中断,再无法向西转运。这批钢材正是修建伏羲堂所急需,盛彤笙情急之中致电西北军政长官张治中,请求拨军车两辆拉货,并帮助提货人员联系乘飞机前往。张治中亲自致函,告知陆路交通已经中断,汽车转运已不可能,但提货人员乘坐的飞机“已饬办理”。当时的局势,民航都一票难求,何况在军用飞机上安排人员,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这批钢材虽然因种种原因一直未能运回,但张治中亦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了帮助。

就是近处能办的事情也不好办,学院在兰州“祥生泰铁器社”定制300枚园铁叶,签订了20天交货的合同,并交纳70%定金,但两个月后仍未交货,时间一推再推,工地又催用至急,学校多次派人前去交涉,明明看见厂里有货,铁器社的老板就是欺负学校于他无奈而不发货。盛彤笙情急之下给市警察局写了份公函,警察局将铁器社老板和保人同时传讯到局里,方才答应一周内交货。

为了使兽医馆的修建做到尽善尽美,盛彤笙做到了事必躬亲、亲力亲为。大楼的草图是他亲自设计,为了使大楼富于美感,盛彤笙提出楼基要高出楼周围散水近一米,这样使大楼有拔地而起之感。安装门窗前,他让工匠预先制作了几种门窗式样,挂在墙上,请大家进进出出看一段时间,然后再加以选择确定。大楼正门设计为高耸的4根水刷石圆柱,圆柱下粗上细,基部和顶部均有西洋式弧线形艺术加工,上面架置着矩型门楼,外观造型优美。

由于经费和运输的艰难,修建中基本上没用钢筋和水泥。为了确保建筑质量,大楼下了1.5米深的地基,全用大小匀称的黄河块石以石灰砂浆浇注;楼体四周外墙全部用青砖砌成;楼内的骨架是用数百根大小木柱、栋梁和檩椽纵横交叉铆合构筑而成。由于架构科学,楼层坚固稳定,具有相当的防震抗震性能。而且这些骨架均藏于墙体之中,进到里面看不见一根立柱横梁,给人以现代大楼的气息。

条件的艰苦并不能阻挡盛彤笙和创业者们的热情,在盛彤笙精心擘画、劳心瘁力下,在全院员工日夜辛劳、苦心焦虑的张罗照料下,19486月,一座中西合璧、雄伟壮观的兽医馆在黄河南岸的小西湖湖畔建成。大楼坐北朝南,东西长80米,分为上下两层,鸟瞰呈横躺的“王”字形,门楼有四个直径一米的水刷石圆柱衬托,外体为砖砌,内部为木质框架结构,整个建筑体态大方,气势雄伟,可满足当时全院教学、办公和科研的需要。兽医馆的落成,标志着国立兽医学院真正独立办学的开始。

面对这一美轮美奂而又几乎耗费了自己全部心血的兽医馆,盛彤笙异常欣喜,深厚的国学功底,使他将一幢普通的教学大楼赋予了文化韵味,特命名为“伏羲堂”。伏羲者,传说为远古百王之先,人文始祖,亦是传说中的畜牧兽医始祖,它不仅标志华夏畜牧兽医事业源远流长,又寓此古老行业以新生,更敬奉伏羲为华夏畜牧兽医事业之先祖。自此,伏羲堂便与中山堂、三爱堂、至公堂齐名,成为“兰州四堂”,也成为农大师生心目中母校的象征。

伏羲堂破土动工之时,盛彤笙邀请国民政府教育部部长朱家骅为伏羲堂撰写了奠基铭,全文如下:“瀚海西,暨金微,天苍茫,水清漪;碛垒,草萋菲,牧群牲,宗伏羲;物吾与,思弘施,六畜疾,我为医;人乐康,畜蕃孳,大且久,视兹基。”这首基铭古调铿锵,意境高远,吐属大雅,字式严整,充满了豪壮之气,之后被勒石刻铭,镶嵌在伏羲堂大门左侧,成为永久的纪念。甘肃农业大学50年校庆时,学校将石碑取下在校史馆中展出,现已成为伏羲堂的唯一遗存,也是甘肃农业大学早年艰辛创业的见证。

时任国民政府教育部长朱家骅撰写的伏羲堂奠基铭

盛彤笙还亲自撰写了一篇铭文《伏羲堂记》,以志建堂之艰难。“中华民国卅五年秋,国民政府以西北畜牧生产事业,有待于兽医科学者綦夥,乃于兰州创立兽医学院。俾兼此重任,国步方艰,疮痍未复,库帑弥绌,学院樽节常支,积累数月,甫能就皋兰西郊,市地为院址,复数月,方克略鸠工与材,作此一堂,为永久院舍。伏羲者,传说中吾国畜牧兽医之祖,故名堂曰“伏羲”,用追前烈。建筑之间,厄於度支,竭蹶者屡。堂成日,谨溯经营始末,刊石以示来兹,庶知创业艰难,乃朝乾而夕惕,思所以报国之厚惠焉尔。

                                 中华民国卅六年十一月 

                                国立兽医学院院长盛彤笙  谨记”

盛彤笙亲自撰写的《伏羲堂记》 

伏羲堂在1958年西北畜牧兽医学院迁离兰州后,成为兰州中兽药研究所办公用房。1992年修建小西湖立交桥时部分被拆除,2002年,因种种原因伏羲堂全部被拆除。拆除时,虽然历经50余载,但伏羲堂内的木地板仍完好无损、门窗仍严丝合缝,见者无不感叹当年建筑质量之高。自此,这座代表了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建筑风格,蕴藉了农大开拓者无数令人难忘故事的伏羲堂渐次湮没在岁月的长河中。虽然那个时空背景再也无法再现,但伏羲堂里曾经的故事却仍旧感动着。

2008年,甘肃农业大学在兰州安宁营门滩重建“伏羲堂”,在周围众多气势雄伟的现代大楼与黄河母亲的映衬下,记忆瞬间回到了从前。

这是甘肃农业大学的荣耀——艰苦卓绝的创业岁月已经远去,再续辉煌的奋斗号角正在奏响。

新落成的“伏羲堂”

 

下一条:回忆中央大学畜牧兽医系

关闭